南非华商亲述“封国”下的忧虑:货币不断贬值-古代刑法

南非华商亲述“封国”下的忧虑:货币不断贬值 时间:2020年04月08日 22:10:13

南非华商亲述“封国”下的忧虑:货币不断贬值

南非华商亲述“封国”下的忧虑:货币不断贬值

1991年,恰好有一家香港船务公司准备去南非投资,韩芳便随朋友一同前去南非创业。在她的印象里,90年代的南非比上海更繁华和现代化,社会秩序也是井井有条。

“封国”前先给员工发工资谈及“封国”后的生活状态,刚刚结束健身的韩芳笑道,现在处于工作半停滞的状态,但锻炼身体不能停。

据悉,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蔓延,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宣布自3月26日开始全国封锁21天,只有就医、采购食物和领取救济金才能离家,其它时间严格居家隔离。另外各种基础服务照旧执行。

首先尝试“触网”的是上网课。政府宣布南非所有学校统一关闭后,华文教育基金会下的中小学也关闭了。于是,韩芳便开始思考中国在疫情期间推出的“上网课”教育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疫情告急时,吴少康和韩芳及当地的华人为中国捐款捐物;在南非疫情蔓延时,他们又同侨界人士从中国购买医疗设备、口罩等防疫物资支援南非。韩芳表示,如果我们用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联合更多力量去给予帮助,疫情终究会过去。

在推进教育“触网”获得了初步成功后,韩芳也希望把网络应用在其他商业领域。“我跟自己的每一个公司经理都谈话了,要求他们把现有的业务和网络结合,如果现在不推进,将来肯定要落伍的,这是一个趋势。”韩芳称。

据非洲疾控中心发布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4月8日,非洲新增确诊192例,累计确诊超1万例,达10267个;新增死亡5例,累计死亡192例。据非洲疾控中心介绍,目前非洲联盟55个成员中已有52个国家出现疫情,其中南非、阿尔及利亚、埃及和摩洛哥等地疫情较为严重。许多国家为防控疫情,已采取封城、停飞航班及宵禁等措施。

原标题:一线|南非华商亲述“封国”下的忧虑:货币不断贬值

而在南半球的南非,此时正是“封国”的第二周。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020年4月7日,南非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累计确诊病例1749例,新增确诊病例63例,累计治愈病例95例,累计死亡病例13例。南非成为非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最担心疫情期间货币贬值”

韩芳在南非拥有数家商场,主要负责出租商铺。其中当地多家连锁超市也租用她的商场,在“封国”前,韩芳给每个超市的员工都分配了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虽然超市还在运营,但其他商铺是关闭的,她坦言这个月的整体收入大幅减少。“我们主要是靠租金收入过日子,”封国“21天可能会损失几千万元人民币。”韩芳称。

在韩芳看来,这次疫情毫无疑问是场灾难,但也蕴含着机遇。“这次我跟我的每个企业的员工都下了死命令,要在这段时间内研究网络购物、线上教育,即使电商生意效果不好,也必须坚持走下去。”韩芳称。

“南非现在社会秩序正常,但经济损失确实太大了。”两名南非华商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都提到了疫情对当地经济的冲击。目前,他们都落户在南非最大的金融城市约翰内斯堡,商业领域分别涉及房地产、教育、进出口贸易等。

南非粤港澳总商会会长、南部非洲华人华侨安全委员会主席吴少康

在外打拼的韩芳同其他华人一样,时刻关注当地疫情的发展。早在宣布“封国”政策的前三天,韩芳就要求各公司的财务部门计算薪水,提前给员工们发工资,提醒他们存储好生活必需品。

作为最早一波“下海”的弄潮儿,吴少康于1976年毕业后开始做生意,不久便跟随家人一起离开福建来到香港,继续从事电视机、音响等电子产品的进出口贸易。随着香港迎来去南非“淘金”热潮,1989年吴少康把进出口贸易业务又拓展到南非,并投资了房地产等项目。

作为在南非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华人,61岁的吴少康已经在家隔离了两周。平时忙碌于各种工作的他也不得不停下。“突然闲下来还真不适应。”现在的他在帮助当地的华侨团体做一些防疫宣传工作。“3月中旬还帮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的人分发中药汤剂呢。”吴少康笑道。

在谈及物资是否充足时,吴少康介绍道,南非总人口有5000多万,而且一直是粮食出口大国,粮食自然不缺的。口罩和消毒液也可以在药店买到,但价格较疫情之前涨了很多。“一只普通一次性医用口罩大概是15南非兰特,折合人民币5块多,中国国内的价格现在降到了2元左右。”

韩芳介绍道,“封国”期间的大部分商店已经关门,出租车及中型巴士还在路上正常行驶,但很多南非人出行仍不戴口罩。在她看来,“封国”后最大的变化要数街上多了很多军队和警察。“由于当地种族和文化问题,黑人总喜欢聚集爱热闹,加上他们不戴口罩,也不注意采取其他防疫措施,这很容易造成聚集性群体感染,所以警察的精力主要在管控贫民窟地区,防止聚集。”韩芳称。

在挑选网课平台、培训授课教师、推出课程等一系列精心准备后,韩芳发现上网课的学生寥寥无几。同家长沟通交流后发现,有一些家长可能并不配合,或者存在网络卡顿等问题。在进一步调整后,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上网课,有的班级是全员上课,还有的班级签到率是三分之二。

疫情期间推进“触网”不同于中国较为完善的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人们在疫情期间可以订外卖、学生上网课,上班族可远程会议。受网络基建限制,南非当地的网络发展并不那么好。韩芳介绍道,之前做过调研统计,南非当地70%的人是不会使用电脑的,另外90%的人根本不碰网购。

“现在南非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是关闭的,我们华文教育学校可能是唯一一家上网课的学校,我们给老师支付课时费,学生免费上网课。”韩芳的语气里透露着骄傲和喜悦。据了解,在疫情期间,学校还组织了一次网络作文比赛,鼓励学生记录在疫情期间的生活见闻,收获了家长和教育界的颇多好评。

从一无所有到事业有成,在非洲最南端的这个国家,韩芳在这里打拼了近30年。上世纪90年代,彼时的韩芳还是上海一家公司的会计师,面对急速变化的世界,一心想闯荡一番事业。除了平时的工作,她还报名了业余大学专修企业管理等课程。

忙忙碌碌一生,吴少康的事业也小有规模。目前他在南非拥有7个中国城,1个电子设备加工厂以及多个国际贸易公司等。“‘封国’后,我们所有的产业在26日下午就全部停工了。”吴少康介绍道,他所经营的商场、加工厂共有500多名员工,现在除保安、清洁人员还在值班外,其他人已经停工。

1991年,上海刚建成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韩芳和朋友们兴奋地跑到南浦大桥去参观。没过多久,她乘坐飞机降落在南非机场后,韩芳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震撼,机场高速是双向八车道,一排排整齐的路灯分列道路两旁。她内心不由感叹南非不愧为当时世界高速公路数量第二的国家,便立志在这片土地上有一番成就。

最让吴少康担心的是南非兰特的不断贬值,这将对进出口贸易造成严重损害。吴少康解释道,半个月前,1美元可兑换14南非兰特,现在已经变成1美元兑换19南非兰特。对于从事进口贸易的人来说,南非币贬值30%就意味着进货成本将大幅增加。

南非华文教育基金会主席、南非利仕房地产投资集团董事长韩芳

韩芳的房地产投资是从贷款买两套房开始的。2000年,身为会计师的韩芳在核算贷款买房的利息和投资收益后,在约翰内斯堡买下了两套房产,随后,又贷款把一个区域的所有小型别墅买下来,凭借投资住宅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2004年,她又进军商业房产,在接下来几年内购置了4处商业房产,改造为当地的综合购物商城。此外,她还投资华文教育,拥有一家近300名学生的学校。

吴少康也感叹道,“疫情在全世界蔓延,但中国在短期内能迅速控制住疫情,这些抗疫经验,南非政府也在借鉴学习,现武汉已解除封城,相信南非距离解除‘封国’也不远了。”

“南非有二十多个中国城卖中国货,一天的营业额就达数亿元人民币,关闭那么多天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另外,南非币大幅贬值,从中国进货的成本也在急剧增加。比如3月初,1元人民币可兑换2南非兰特,现在差不多3南非兰特才能兑换1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南非币的购买力严重下降了。”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评测

回到顶部
西晋第一个皇帝|宇宙中最大的黑洞|西晋第一个皇帝|世界上最深的洼地|泰国巫术|温州动车事故真相|清朝第一位皇帝|阴阳眼|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